中甲球队队医自杀去世 妻子称丈夫生前被俱乐部欠薪近一年

10月20日,30岁的高康选择了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去世前,高康是北京人和足球俱乐部2004级梯队的队医,从今年年初开始,他便已经被俱乐部拖欠工资。高康的爱人兰女士11月2日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她和爱人的孩子刚刚3岁,买房和亲属借了几十万元的钱,她怀疑丈夫是因为被欠薪后经济压力太大而选择了自杀。

1990年出生的高康是陕西咸阳人,2015年,他便跟随人和俱乐部的梯队进行工作,那时他还没从体育学院毕业,2016年毕业后便直接和俱乐部签订了工作合同。

高康所跟随的队伍是北京人和俱乐部2004级梯队,平时训练都在陕西西安,2016年,高康与妻子兰女士结婚,很快便有了孩子,为了让夫妻俩能够在西安安心工作生活,高康的父母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款几十万为他们买了房。

“丈夫的父母都生活在咸阳的乡下,没有收入,我是重庆人,结婚后和他一起来到西安,也没有工作,一家都指望着高康的工资。”兰女士11月2日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。

今年10月20日,高康却用自杀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,“他临走前,把一块他平时特别喜欢的手表放在了我的枕头边,后来我发现他还给我发了微信,让我好好活下去。”兰女士说。

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从当地公安部门了解到,高康为自杀,其自杀原因还在调查中。

兰女士表示,自己的丈夫平时性格比较好,没有什么不良习惯,去世后也未听说他在外边有其他借款,“只是他遇到事情不太爱和别人说,都是自己憋着”。

兰女士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从今年年初开始,她感觉到丈夫的收入情况出现了变化,以前会给孩子买400元一罐的奶粉,那个时候只舍得买200元一罐的。

“后来才知道他是被俱乐部拖欠了工资,他原本一个月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,被欠薪后,这一家子都没了收入,我们还有一个3岁的孩子要养。”兰女士说,“他也和我说过想试试换换工作,但是这批球员他也跟了很久,有感情了,所以总想着再坚持坚持,看看会不会有好转。”

另外一家足球俱乐部的队医表示,各家俱乐部的队医建有一个微信群,高康曾经还在群里询问过有没有哪家俱乐部招聘队医的情况。

兰女士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高康自杀前曾经和她说过,队里今年会发一笔奖金,但是10月份的时候高康得到通知,说这笔奖金只有教练等其他工作人员有,队医是没有的,“这或许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

北京人和足球俱乐部最早源自1995年成立的上海浦东足球俱乐部,2000年10月俱乐部变更为上海中远汇丽足球俱乐部,2006年球队迁往西安,俱乐部变更为西安浐灞国际足球俱乐部,2012年球队迁往贵阳,变更为贵州人和足球俱乐部,2015年又迁往北京,变更为北京人和足球俱乐部。

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了解,北京人和足球俱乐部从2019年下半年起便被曝出欠薪的情况,今年9月,冯仁亮、陈杰、杨一虎、史亮、王选宏、罗歆和牟鹏飞等7名北京人和球员上诉足协,状告俱乐部拖欠工资。

“爱人自杀去世后,俱乐部一直没有人过来,只打了两个电话询问情况,让我提条件。”兰女士说。

人和俱乐部方面在事发后,为高康的家人补发了高康生前被拖欠的一部分工资,数目在七万元左右,但俱乐部多位工作人员表示,针对此事并不方便做出回应。

高康的爱人兰女士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高康的后事已经料理完毕,她和高康的孩子刚刚3岁,家里还有老人需要赡养,高康父母现在的状态也非常不好,她希望俱乐部能够给她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,“家里的顶梁柱塌了,不知道未来的生活该怎么走下去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